胶州人才网 胶州招聘 普工招聘 胶州人才 热点招聘 企业黄页 胶州招聘会 新闻资讯 会员中心 胶州培训 胶州猎头

【山海武林志】鸳鸯螳螂拳:坚守传承70载 千年拳法育新芽

【青岛新闻网独家】

(文/刘文超 图/张力伟)

一提到螳螂拳,普通人首先会想到《少林寺》里的于海,影片中饰演李连杰师傅的他,所呈现出的螳螂拳成为了诸多武术爱好者心目中“武林秘籍”。而在青岛,同样有对“父子兵”为发展中国传统武术、传承鸳鸯螳螂拳,坚守70多年,他们就是孙丛宅、孙日成父子。

今年85周岁的孙丛宅是鸳鸯门派的现任掌门人,8岁习武,师从青岛国术馆的发起人之一、中华鸳鸯门派第三代掌门人毛丽泉,至今学拳已有70余载。今年53岁的孙日成是鸳鸯螳螂拳的第五代传人,自幼和哥哥弟弟一起随父亲孙丛宅练拳,现如今,习武50多年的孙日成是该门派唯一传承人。

不练拳的人可能不了解,中华鸳鸯门派由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475年-前221年)白猿所创,源远流长已有2700余年的历史,包含拳法、兵器以及医术等门类。该门派内外兼修、文武兼备,讲究左右手并重,内家功、医术、长拳、兵器、散手、螳螂拳是该门派的六大精髓。经过各代的延续与改进,兼具强身健体与养生的功效。2014年12月,鸳鸯螳螂拳被国务院正式下文批准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16年4月,鸳鸯内家功也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早年在武术界,鸳鸯螳螂拳素有“只闻其名、不见其身”的说法,一直秘传于民间。近年来,得益于孙丛宅、孙日成父子努力,鸳鸯螳螂拳正以更加开放的姿态悄然走入寻常百姓生活。每天早上五点半,孙丛宅都要到家附近的燕岛山公园练武,时间一长,周边的武术爱好者陆续聚集于此,孙丛宅就免费教拳,让更多的老百姓有机会受益于鸳鸯门派拳法“练养结合”的精髓,这一坚持就是20多年,除此之外,孙丛宅还坚持走进社区义务教拳。

鸳鸯门派掌门人孙丛宅展示鸳鸯螳螂拳。

2019年,市体育局和市教育局联合印发《关于深化体教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被认为是青岛市体教融合迈入新发展的重要标志。2020年4月10日,市体育局局长车景华在青岛市体育工作会议上表示,深入推进体教融合,细化体教融合各项工作,是体育局接下来的重点工作之一。而联合教育局做好体育项目进校园活动,举办好市级中小学生体育联赛、各单项锦标赛等赛事有利于提升青少年身体素质,拓宽选材渠道,丰富选材资源。

体育项目进校园这一举措也与孙丛宅、孙日成的想法不谋而合。多年来,孙日成让鸳鸯螳螂拳成功走进校园,有的是以社团形式,有的则是作为校本课程,鸳鸯螳螂拳也成为了第一个走进校园的武术类非遗项目。如今十多年过去,鸳鸯螳螂拳已覆盖李沧区、市北区、市南区、胶州市等30多所学校。陆续为燕儿岛小学、嘉峪关小学、江苏路小学、育才中学、镇江路小学、青岛大学,南京路幼儿园、第一国际学校等学校提供武术普及课程,开设公益传习班,天山小学还专门为孙日成颁发聘书,聘请其成为校外专家团成员,专门教授学校老师鸳鸯螳螂拳。孙日成多年来的坚持不懈,也在幼儿园、中小学、大学中掀起一股青少年学习武术的热潮。现阶段,鸳鸯螳螂拳的受益群众已超过数万人,国内外选拔的弟子200多人。

掌门人:孙丛宅 85岁

“立正、敬礼、掌门好!”“学员好,”,跟随结束晨练的掌门人孙丛宅回到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鸳鸯螳螂拳传承基地,小学员正在接受鸳鸯门派长拳的训练,这颇具气势的“抱拳行礼”一来一往之间还真有点武林江湖的味道。

见到掌门人“抱拳行礼”是学员们的必须课。

“我们这个门派要求非常严格,不光是身体素质要好,更看重德行的考量和塑造。”痴迷武术一辈子的老爷子,谈起鸳鸯门派也是侃侃而谈。“习武之人就是一个武者,武者就要讲究武德,到了馆里就要遵循武德文化,见到教练要抱拳行礼,教练则要回礼,习武之人永远要将武德放在首位。”

孙丛宅自幼喜爱武术,在哥哥的引荐下,8岁那年见到了当时鸳鸯门派掌门人毛丽泉。明清以前,鸳鸯门派已经在武林界赫赫有名,因为选徒严苛,基本上该门派的人都是顶尖高手,此时年事已高的毛丽泉并不想收徒,但最终被孙丛宅的真诚所打动,收为入室弟子的同时也将其收为义子。

旧时习武之人讲究“脸面”,徒弟的一举一动都代表师傅,毛丽泉一生只收了6位弟子为徒,作为“关门弟子”的孙丛宅与大师兄相差33岁,而只有孙丛宅接受了鸳鸯门派全部理论、套路和功法精髓。“因为我们鸳鸯螳螂拳历代掌门收徒严谨,加之套路繁多,因此全部熟练掌握这些套路又能运用自如的人每代都是寥寥无几。”孙丛宅说。

谈起师傅,孙丛宅还提起一段佳话,当年老舍先生在青岛时,闲暇时间经常与鸳鸯螳螂派第三代掌门人毛丽泉先生切磋武功,谈诗论文,留下了一段“文武相会”的佳话。孙丛宅成为掌门人后,老爷子也捐献出当年老舍先生曾用过的习武兵器及“文武相会”的画卷。

而在老舍故居,还有这样一段说明:“老舍为文坛巨擘,优雅却不文弱,有侠气。居青岛时,每日晨起练武,风雨无阻。寓中也摆放着武林人常用的兵器,刀枪剑戟皆可运用自如。这是一个文武兼备、刚柔并济的老舍。”

孙丛宅展示鸳鸯内家功。

随后,老爷子向记者展示了部分鸳鸯内家功和鸳鸯螳螂拳,别看已经85岁了,但老爷子面色红润,精气神很好,两套拳打下来十分从容,而当天早晨老爷子已经练拳将近三个小时了。“想要动作不走样,必须每天保持练习,不然师兄弟看到动作走样,会说练得不正宗”。而关于实战,老爷子只是淡淡一笑,“没有实战不叫真功夫,实战就是随机应变,将日常训练的招式打出来。”

如今,6位师兄弟中,只有孙丛宅一人开馆收徒,而他最迫切想做的一件事,则是将鸳鸯门派的武术与医术,在更大范围内传承下去。“我想教到一直教不动了为止。”孙丛宅说。

传承人:孙日成 53岁

谈起自己的习武生涯,今年已经53岁的孙日成依然记忆犹新。“我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我们兄弟三人两三岁起,就被家人抱到武场边,跟随父亲习武,基本都在武场边长大的。”孙日成回忆道,“那时候是真的吃了不少苦头,开始还觉得的有意思挺有兴趣,但时间久了,练基本功真的是枯燥的不行,光扎马步,一站就是5分钟、10分钟纹丝不动,父亲的检查方式也是相当粗暴直接,趁你不备,从后面推一把,如果被推倒了就要挨罚。”

随着父亲年事已高,传承2700多年的拳法面临后继无人的境遇。再三考虑,儿子孙日成决定延续父亲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而作为鸳鸯螳螂拳第5代传承人的他,也深知自己责任重大。“中国的传统武术一般会有两种发展模式,一种是以此为谋生手段,养家糊口;另一种是以传承为主,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原汁原味的传承下去,这就对徒弟乃至传承人提出极高要求,不但身体素质是要好,更要从武德、基本功等方面进行考察。马步等基本功要练习3年以上才能接触套路,而给人看病的医术更要考察10年以上才可传授。”

想要慢工出细活,自然要耐得住寂寞,而孙日成并没有因此后悔过,他觉得一切都是来自于父亲的言传身教。“父亲平日提的最多的就是原汁原味的传承,而不是急于求成,上世纪80年代有外国人慕名而来找我父亲学拳,还提出可以付学费七八千美金,都被我父亲拒绝了。父亲回来和我们讲,学个三五天能学到什么东西,这种速成学会的拳法不是糟蹋老祖宗东西吗?那还能称为螳螂拳?”

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鸳鸯螳螂拳孙日成走进广水路小学为学生讲解展示。

虽然因为选徒严格,鸳鸯螳螂拳至今保持着先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原汁原味,但如今,痴迷武术又能够静下心来人却是少之又少,鸳鸯螳螂拳也遇到了传承问题。为了更好的传承鸳鸯螳螂拳,在与父亲商定之后,孙丛宅、孙日成父子决定打破鸳鸯门派“传内不传外、传儿不传女”的传统戒律,带着鸳鸯螳螂拳走入校园。有的是以社团形式,有的则是作为校本课程,陆续为燕儿岛小学、嘉峪关小学、江苏路小学、育才中学、天山小学、镇江路小学、青岛大学,南京路幼儿园、第一国际学校等三十多所学校提供武术普及课程。范围覆盖李沧、市北、市南、胶州,在幼儿园、中小学、大学中掀起一股青少年学习武术的热潮。还自掏腰包为习武的孩子们准备服装、奖品以及为进校园教课的老师发课时费等。

作为第一个走入校园的非遗项目,许多学生家长都有一个误区,担心习武后,孩子会不会更爱打架?孙日成表示,“走了全国这么多地方,我们是唯一要求学员背诵《武德训》和《弟子规》的,鸳鸯门派十分注重“武学文修”,对于孩子而言,习武可以舒筋活血、最有助于体内营养的输送,利于孩子身体生长,培养精气神。”

徒弟:黄广帅 28岁 学员:李崟赫 5岁

在国家非物质遗产鸳鸯螳螂拳传承基地,每周都会开设武术课程,5岁的李崟赫就是其中一名小学员,练习快一年的他精气神十足,一招一式颇有点“小侠客”的风范。

鸳鸯门派掌门人孙丛宅为学习鸳鸯门派长拳的小学员指导。

李崟赫的姥姥温女士也向记者介绍了让外孙老接触武术的初衷。“男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担心越来越不好管,而练武可以修德养性,就像孩子背的《武德训》,习武先习德,先练德,再习武,再强身。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他之后的人生道路能够端端正?走下去。”温女士说,“孩子之前也身体有点脾胃虚弱,做事也都有点弱弱的,来练习一年后身体确实更棒了,做什么事也能够约束自己了,有时候在小区玩,还愿意给小朋友展示展示。”

作为一名90后,从小习武的黄广帅来到基地已有4年时间,在跟随掌门人孙丛宅和师傅孙日成学习的时间里,他最大的感受就是责任感,一种将所学的拳法传承下去的使命感。“跟着师傅和掌门人学习这段时间,真心觉得传承一项拳法不容易,掌门人和师傅都是花了大量时间来钻研和训练。师傅最厉害的就是攻防含义,每次训练都会进行实战演练,每次都会有不同的讲解。”黄广帅说,“来到这里真正有传承的感觉,有掌门人在这里,师傅也是鸳鸯螳螂拳的传承人,有那种门派的感觉,让我感觉值得留着这里,想要尽全力去学习锻炼自己。”

自古以来,习武毕竟是“苦差事”,但黄广帅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以前没钻进来,但现在却乐在其中。“小时候可能觉得苦,但当你对武术充满热爱,能够钻研进去就会很享受,比如说螳螂拳十八搜,刚接触手型很不到位,根本不知道怎么打、怎么去粘,师傅讲解作用和特点后,我每天都在练习琢磨,慢慢地领悟到了其中的精髓。”

除了自己跟随师傅习武,黄广帅平常还要给小学员上课,黄广帅也十分注重孩子武德的培养,以及怎样更好的引导孩子兴趣。关于未来,今年28岁的黄广帅也将自己定义为一名传承者,希望能将鸳鸯门派螳螂拳最好的精髓保留传承下去。